Fine Dying

 參加了死物習作的Enablers(年輕設計學生和老年人),正在為花園葬的新撒灰器設計模型進行共創演練測試 (Photo:Enable Team)

參加了死物習作的Enablers(年輕設計學生和老年人),正在為花園葬的新撒灰器設計模型進行共創演練測試 (Photo:Enable Team)

 

甚麼是死物習作?
當醫學界及殯葬業倡議改善善終及其他服務時,我們也可以從生活角度,以設計探索生死議題。在社創基金資助下,啟民創社於 2017 年開展了為期兩年的社創設計室計劃。 從計劃的首個項目 —— 死物習作(Fine Dying),我們希望透過一件與用者距離最親近的物件 ——「死物」(The Objects of Death),在告別儀式中讓家人表達對先人的最後思念和情感,同時進一步了解香港殯葬服務的文化背景、城市規劃,甚至解決未來人口老化、土地短缺等問題,為大眾市民提供更多「死好」的選擇和討論。社創設計室計劃找來了一班 Enablers:包括 200 多位設計學生和 100多位老年人,從香港生死殯葬議題切入,進行了不同程度的跨代共創歷程,過程中產生約 200 個死物意念,當中選擇「撒而不留」的願望,成為啟民創社與設計顧問專業團隊 Milk Design,正在共同為未來花園葬服務發展的新死物系列的靈感。

 

What is Fine Dying ?
When medical doctors and funeral care experts are working on Good Death, we, design researchers and designers, should take a creative path to provoke a better dying experience from lifestyle perspectives. This is why we started the project of Fine Dying. With support from HKSAR Government’s Social Innovation and Entrepreneurship Development (SIE) Fund, Enable Foundation launched a two-year Social Innovation Design Lab (SI.DLab) programme. As the debut project, we decided to focus on developing “The Objects of Death” , which we believe can enable Hong Kong citizens to investigate and explore both the functional and emotional sides of end-of-life and burial services. We would like to prototype ideas with the current burial system and also assoicate with various future urban issues, such as ageing population, land shortage, and most importantly, the citizen’s voice on “Fine Dying“. 

Fine Dying Project gathered a group of Enablers, including 200 design students and 100 elders to co-create approximately 200 ideas about death through a series of immersive design journeys of different generations on the death and funeral issues in Hong Kong. These co-created new ideas inspired new directions for “letting them go”. For example, scattering cremated ashes of deceased relatives at memorial gardens or ocean, designed by our design mentor, Milk Design, a professional product design studio from Hong Kong. Together, we are currently developing a spectrum of tools for garden burial ceremony.

  約二百多位設計學生於2017 年參加了死物習作夏季工作坊,透過共創手冊的潛行老齡與生死設計任務和多個殯葬服務實地考察活動,親身了解香港老齡與生死議題。 (Photo:Ching Ho Yin)

 約二百多位設計學生於2017 年參加了死物習作夏季工作坊,透過共創手冊的潛行老齡與生死設計任務和多個殯葬服務實地考察活動,親身了解香港老齡與生死議題。 (Photo:Ching Ho Yin)

 社會共創三部曲:Immersion(潛行)、Ideation(創念)和Intervention(介入)。

社會共創三部曲:Immersion(潛行)、Ideation(創念)和Intervention(介入)。

 於2017 年9 月中在社創設計室舉行的死物習作意念設計展,展出逾二百位Enablers 的共創點子,分別探索四大香港生死議題,包括:葬在家、四道人生、花園葬和海葬。(Photo: Ching Ho Yin)

於2017 年9 月中在社創設計室舉行的死物習作意念設計展,展出逾二百位Enablers 的共創點子,分別探索四大香港生死議題,包括:葬在家、四道人生、花園葬和海葬。(Photo: Ching Ho Yin)

seaburial_low.png
  2017 年7 至11 月期間,啟民創社團隊為參加是次工作坊的學生 /民創社員( Enablers)籌劃了多次實地考察和共創活動,包括參觀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無言老師」遺體捐贈計劃 、華永會香港仔和將軍澳華人永遠墳場、食環署柴灣哥連臣角火葬場(包括:紀念花園)、海上撤灰、探訪聖公會聖匠堂安寧服務部的在家臨終病人等等。(Photo: Ching Ho Yin) 

 2017 年7 至11 月期間,啟民創社團隊為參加是次工作坊的學生 /民創社員( Enablers)籌劃了多次實地考察和共創活動,包括參觀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無言老師」遺體捐贈計劃 、華永會香港仔和將軍澳華人永遠墳場、食環署柴灣哥連臣角火葬場(包括:紀念花園)、海上撤灰、探訪聖公會聖匠堂安寧服務部的在家臨終病人等等。(Photo: Ching Ho Yin) 

 在死物習作中期,學生們經過了一整個月的老年題目資料搜集和設計行動後,於社創設計室內與多達一百位老年人見面,首次進行跨代共創過程。 ( Photo : Ching Ho Yin)

在死物習作中期,學生們經過了一整個月的老年題目資料搜集和設計行動後,於社創設計室內與多達一百位老年人見面,首次進行跨代共創過程。 ( Photo : Ching Ho Yin)

 新死物系列靈感來自學生與老年人的共創意念,讓我們知道香港人對於好死(Fine Dying)的願望:方便擁抱、美麗詩意、慢慢撒和延長思念。啟民創社成員聯合死物習作設計顧問Milk Design,嘗試由人手至機械等以不同程度的介入方式,尋找不同死物物件設計的可能性。 (Photo: Enable Team)

新死物系列靈感來自學生與老年人的共創意念,讓我們知道香港人對於好死(Fine Dying)的願望:方便擁抱、美麗詩意、慢慢撒和延長思念。啟民創社成員聯合死物習作設計顧問Milk Design,嘗試由人手至機械等以不同程度的介入方式,尋找不同死物物件設計的可能性。 (Photo: Enable Team)

 啟民創社團隊從死物設計的研究中發現,市民可以自攜撒灰工具到紀念花園撒灰,於是我們從物件出發思考,最後聯同Milk Design 設計並整理出一系列的死物設計概念,從人性至機械排列(由左至右)包括:佛教徒選用的棉手套、骨灰袋改裝成撒灰袋的設計概念模型;參考香港殯葬文化中的紙祭品概念,設計出方便摺疊、低生產成本及鼓勵表達思念和一次性使用的新紙撒灰器「信別」;方便雙手控制的漏斗形概念模型;以聲音和動作控制的聲音撒,還有食環署研製的現役撒灰器(右)。(Photo:Ching Ho Yin)

啟民創社團隊從死物設計的研究中發現,市民可以自攜撒灰工具到紀念花園撒灰,於是我們從物件出發思考,最後聯同Milk Design 設計並整理出一系列的死物設計概念,從人性至機械排列(由左至右)包括:佛教徒選用的棉手套、骨灰袋改裝成撒灰袋的設計概念模型;參考香港殯葬文化中的紙祭品概念,設計出方便摺疊、低生產成本及鼓勵表達思念和一次性使用的新紙撒灰器「信別」;方便雙手控制的漏斗形概念模型;以聲音和動作控制的聲音撒,還有食環署研製的現役撒灰器(右)。(Photo:Ching Ho Yin)

 未來用家演練 R e h e a r s i n g t h e F u t u r e  在2017 年的10 至11 月期間,感謝不同用家參與,親身試用了不同版本的撒灰器模型。當中包括死物習作的學生、老年人、政府墳場前線職員、中大無言老師和家人及 華永會員工。在過程中進行數次設計試演,給我們許多寶貴的意見,調整設計細節。下一步,將要展開廣泛和深入的討論研究,期望未來可以透過與政府部門合作或眾籌平台等,讓這些新意念成為真正的香港死物。

未來用家演練 R e h e a r s i n g t h e F u t u r e

在2017 年的10 至11 月期間,感謝不同用家參與,親身試用了不同版本的撒灰器模型。當中包括死物習作的學生、老年人、政府墳場前線職員、中大無言老師和家人及 華永會員工。在過程中進行數次設計試演,給我們許多寶貴的意見,調整設計細節。下一步,將要展開廣泛和深入的討論研究,期望未來可以透過與政府部門合作或眾籌平台等,讓這些新意念成為真正的香港死物。